首页-资讯中心-唐山房产-唐山婚嫁-汽车频道-娱乐-爱音乐-唐山文学-财经消费-妈妈宝贝-去旅行-健康-分类信息-宣传推广-唐山论坛
服装

《辞海》在沪出版80周年 字斟句酌一丝不苟

发表于:2017-01-05 13:53:38  来源:  作者:

2001年,上海辞书出版社在上海书城、港汇广场等书店推出《辞海》“以旧换新”赢得不少读者欢迎。图为两位女顾客带着孩子前来置换新版《辞海》。 本报资料图片

■第七版将开发在线数据库、手机版、电子版、网络版等,《大辞海》也于去年底出齐全部38卷

1936年,第一版《辞海》在上海出版。此后,经历多次修订,目前已出至第六版。第七版《辞海》编纂出版工作业已于去年正式启动。修订版《辞海》累计发行量超过630万套,各分册累计发行量高达2000万册。在《辞海》基础上编纂的《大辞海》也于去年底出齐全部38卷5000余万字,填补了我国特大型综合性辞典的空白。
今天,上海各界将举办《大辞海》出版暨《辞海》出版80周年座谈会,88岁高龄的《辞海》元老、第七版《辞海》常务副主编巢峰感慨:“《辞海》‘80岁’了,这对于辞海人来说,是十分自豪、很有意义的大事。这是经过几代作者、编者字斟句酌、一丝不苟、前赴后继的奋斗取得的成绩。”
十年一修推动中华学术创新
《辞海》是我国唯一以字带词,集字典、语文词典和百科词典主要功能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辞书。1915年,由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、出版家陆费逵动议编纂。自第三版起,《辞海》十年一修,且都在“大庆之年”,即新中国成立30周年、40周年、50周年、60周年出版,被誉为“历史和时代的档案馆、大事记和里程碑”。历次《辞海》修订与编纂,都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一丝不苟,字斟句酌。“对不对,查《辞海》。”这是《辞海》出版至今获得的读者口碑。也有人把《辞海》称作中国的一位“无声的老师”,一座“无墙的大学”。
巢峰记得很清楚,“十年一修”是在1981年1月28日那次《辞海》主编扩大会议上定下的。那时,1979年版修订工作结束不久,这次会议上,所有《辞海》编纂者都感到,作为大型工具书的辞书,若干年后必须要修订一次,否则会逐渐失去生命力。
修订的时间多长合适?巢峰印象中,十年似乎是个大家公认的合适时间间隔。“任何知识创新,都是在知识守成与变异的矛盾中展开的,都是在知识体系的新陈代谢过程中实现的。《辞海》每十年就新修一遍,有所保留,有所增删,有所修订,就是这种守成与变异的综合体现。《辞海》汇聚全国各方面专家学者,连续不断、持之以恒地从事这项伟大的工程,这是推动中华学术创新的需要,是造福无数从事学术研究的学者的需要,是提升民族文化素质的综合需要。”《大辞海》 近现代史分科主编熊月之参与了近30年来 《辞海》 的条目修订,“以知识体系相对稳定的中国近代史来说,最近30多年,无论是具体史料的披露、研究领域的拓展、研究话语的更替,还是研究体系的变化,都是相当广泛而深刻的。每过十年就对这些变化梳理一遍,不光对相关学者与社会大众来说,提供了可靠的参考知识,对于从事《辞海》条目修订的学者来说,每修订一遍,也都是对学界动态一次新的了解、梳理与研究。”
绿封面留在一代人记忆里
1936年,《辞海》 上册由中华书局出版,1937年,下册出版。这是我国第一部大型综合性辞书。一时间,学界竞相追捧,以拥有一部《辞海》为荣。
不过,1936年版《辞海》的时代倾向也显而易见,而且,这一版在语词释义上,不少条目的书证都来自第二手资料,未经勘误,错误较多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《辞海》“脱胎换骨”的整修迫在眉睫。1957年9月17日,毛泽东主席到上海视察,当晚约见舒新城、赵超构等文化界知名人士。舒新城提出修订《辞海》,毛泽东对此动议极为重视,当即把这项任务交给上海,指定由中共上海市委领导、原主编舒新城主持。
《辞海》修订也曾有过曲折——1958年时编修的新 《辞海》 由于初稿质量太差,自1961年2月20日开始,400多名全国知名专家学者不得不聚集上海浦江饭店半年之久,重新编修。他们中,包括数学家苏步青,音乐家贺绿汀,画家沈柔坚,桥梁建筑学家李国豪,医学家沈克非、程门雪,古典文学专家李俊民、徐中玉……但这部《辞海》没能正式出版,只是被冠以“未定稿”刊行。
1979年,第三版《辞海》面市,首印300多万册,仍然满足不了社会的需求。巢峰回忆,当时一般人的工资是36元,而《辞海》缩印本定价是22.20元。蜂拥而来的读者挤爆了上海工具书店,为此,书店甚至出台了新婚夫妇凭结婚证购买 《辞海》 的“土政策”。那套绿色封面的精装《辞海》留在一代人的记忆里。
“《辞海》的一次次修订和编纂,既是一个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过程,也是一个探索真理、修正错误的过程。”巢峰曾回忆,1979年版《辞海》修订有件令他难忘的事。在1965年版《辞海》中,“筹安会六君子”之一的杨度被写成了一个反面人物。下转◆3版  (上接第1版)周恩来总理逝世前不久,告诉他的机要秘书,千万转告《辞海》编辑部,杨度晚期加入了共产党,并直接受周恩来的领导,因为各种原因这件事一直未能公开。周恩来嘱托:新版《辞海》上若有“杨度”这一条目,千万要把他后期这段历史写清楚。
《辞海》 编辑部接到这一指示后,专门派人去访问杨度的两个弟弟,结果不得其详。后来夏衍为此提供了具体材料,证明杨度是中共秘密党员,并曾参与营救李大钊,晚年继续做地下工作。因此,1979年版《辞海》将杨度一分为二来写。
上“网”让更多读者接触权威
去年,《辞海》 第七版编纂工作正式启动,辞海编委会新增了14位副主编、81位分科主编,他们多为国内学科带头人。
据悉,将于2019年出版的第七版《辞海》,总体篇幅与第六版大体相当,计划收单字约1.8万个,条目约12.7万条,彩图1.8万幅,总字数约2000万字。
第七版《辞海》定位于“守正出新”,“守正”是指《辞海》严格遵循辞书编纂规律,确保编纂质量。“出新”是指《辞海》紧跟时代步伐,吸收最新知识成果和最新发现,用富于时代气息的语言形式和技术手段大胆创新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“守正出新”也是《辞海》在各种线上搜索引擎、手机查询便捷的互联网时代,依旧具有无法取代的权威感的原因。
在百科学科框架方面,第七版《辞海》将计划新增能源科学、材料科学、交通运输等学科;在选目方法方面,实行在数据库基础上的分科主编负责制; 在编纂方式方面,实行传统编纂和数字化平台相结合的方式;在产品形态方面,改单一纸质版为纸质版、电子版和网络版并行,还将推出适用于各种阅读终端的《辞海》,尝试扩大读者参与和一般内容公益性阅读使用的做法,让尽可能多的读者接触、使用这部大型权威工具书。
辞海编纂处主任、上海辞书出版社社长秦志华告诉记者,第七版《辞海》将分为纸质版与非纸质版,《辞海》《大辞海》的数字化开发也在同时建设中。在线数据库、手机版、电子版、网络版等数字化产品将在互联网时代进一步扩大“辞海”品牌的影响力与使用率。(本报记者 施晨露)

关键字: 责任编辑:n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