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徒步乌孙古道:退休大姐"把业余爱好玩成了职业"

来源:   作者:  发表于:2018-11-01 16:47:07  

本报记者徒步乌孙古道⑧

退休大姐“把业余爱好玩成了职业”

   专稿 9月7日中午11点30分左右,我们在一片林间空地下马休息,马夫则带着这些马原路返回驮运背包。

  一路缓坡,我们在草地与云杉林中徒步。由于前一晚“枕着波涛入睡”,记者一直没有进入深睡眠状态,也是前两天的疲劳产生了叠加效应,腿渐渐的有些酸痛,胸前砖头一样的相机愈发沉重。

  从地图上看,溜索过科克苏河后有一处“乌孙国遗址”,不知道留下了什么,可惜我们没有专门去看。记者后来问了领队,他们也不太清楚,估计会因为绕道而耽误很多时间吧。这条沧桑的古道,不仅是汉武帝为与乌孙结好对抗匈奴的必经之路,隋唐时期西突厥控制天山统治塔里木盆地、唐代西征突厥及与突骑施的交好等等,也都是经此古道来实现的。

  一小时后,我们到达一处挂着国旗用木栅栏围起来的院落,院中无人,从里面出来的3只狗非常友好地迎接我们。领队说这里是一处水文站,地图上标的是护林站。

  旁边有几块干燥而平坦的大石头,我们坐下吃了午餐。一只狗一直蹲在旁边,记者随手喂了它多半根火腿肠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,这只聪明的狗从此充当了我们的卫士,一起走了近3天时间。

  我们从一根独木桥跨到河对岸(图①),走出大概500米,“轻松”轻声提醒大家顺着他指引的方向看——右前方的土坡上,几只土拨鼠正警惕地看着我们。记者时常看到驴友从四川“莫斯卡”发来的视频,那里的土拨鼠温馨地从驴友手里分享食物,呆萌之态很可爱。

  跟着我们走的那只狗突然抖了“机灵”,屈身半蹲着悄悄地向土拨鼠靠近,距离约10多米时突然加速,哪知道这是土拨鼠预留的“安全距离”,在狗发动袭击的瞬间,土拨鼠悄然遁形。

  目光越过高达二三十米的云杉林,山顶的积雪清晰可见。不远处是一个牧民的居住点,有牛栏,一群牛在悠闲地吃草。我们必须要从封闭的牛栏上跨过去。

  走出不远,“农民”在草地上发现了一对野生北山羊的角,有一米多长。“农民”说北山羊是保护动物,这么大的羊角很少见,大家纷纷合影留念。

  一路缓坡上升,虽然是草原牧歌般的景致,但记者感觉身体已成强弩之末。已经55岁的“蓝色”大姐一直在前面背着手走路,身体轻松而悠闲,记者自叹弗如。

  休息时,“农民”说,“蓝色”大姐的体力比俱乐部很多男领队都强。“蓝色”已经退休了,到俱乐部当了专职领队,“把业余爱好玩成了职业”。

  平缓的山坡过后是一片“巨石阵”,其中有一块巨石仅有三分之一的底座与地面相连,很像“风动石”,“农民”和“晓燕”都做出推动的样子照了相(图②),这些巨石仿佛从黄绿色的草地上生长出来。另外,这里几乎看不到马道的痕迹,没有领队带着很容易迷路。

  正东方向,齐刷刷隆起一片高山,“蓝色”说那座山的另一面就是“天堂湖”,我们需要从山的北侧一处达坂绕过去。

  记者的腿非常酸痛,走过达坂时又是一阵艰难的喘息。这个达坂还看不到“天堂湖”的影子。

  记者 杨文进

相关推荐